明末清初,開始有從大陸福建與廣東的移民來台灣,自然而然的會將故鄉的建築表現、及建材引入台灣。
其中,寺廟的龍柱及石獅多半用泉洲的「泉洲白石」以及「青草石」來雕成。
而樑柱則多用閩江所產的「福杉」。

石柱【以柱身型式也可分為雙龍柱、單龍柱、 花鳥柱、竹節柱、人物柱及雕有對聯的文字柱】

蟠龍柱

仁海宮前殿(三川殿)的雙龍柱是屬「天翻地覆」形式,即一龍之龍頭在上,另一龍頭在下。雕刻的非常細緻,除龍身外尚配有各種故事人物,人物帶騎的戰爭場面,其座騎有獅子、虎、麒麟、象等,人物也持有武器,非常精緻,雕工栩栩如生。正殿上的單龍柱是將龍附於柱身上,以浮雕表現方式,一進入仁海宮,拜殿前的龍柱,是龍頭在下單龍呈現。龍柱上落款為由丁卯年仲春石匠李晚生刻

花鳥人物柱

各種故事有時互相借用,都有寓教於樂,寺廟雕刻忠孝節義故事,無非藉故事情節達到教思教孝、獎善罰惡的教化功能。正殿上的花鳥人物柱落款上是丙寅年仲冬刻石匠蔣玉昆

文字柱

仁海宮的正殿文字柱上刻有「仁德參天宏濟世」落款為丙寅秋中少青吳榮棣拜書。拜殿文字柱上刻有「仁覆埏垓寰中慈母女中聖」

石獅【牠是威嚴、至尊的代表,象徵驅邪除煞的神靈造型】

仁海宮前殿的這對石獅象徵著,「事事如意」、「事事平安」。

仁海宮位於三川殿入口中門兩側的石獅,左右對望,左邊放雄獅,威而不猛,上身挺起腳踩繡球,而且嘴巴張開,嘴裡含石珠;右邊放雌獅,戲小獅子,母獅子腳下有隻小石獅,表現出母親的偉大。獅頭的造型,雄武,威嚴,寓意「驅邪、護衛」。

門枕石【在門框前所安裝之形如古代枕頭的石塊】

抱股石

位於三川殿正門口兩側擺放如鼓狀之石座。色彩古樸,雕有不同主題的圖像。且較門枕更加的美觀大方,那圓鼓般的造型,得名石鼓。

石堵【石堵是指以石材構築而成的牆,由上至下依次為頂堵、身堵、腰堵、裙堵及櫃台腳。】

龍虎垛

三川殿兩側的龍虎垛,合稱「對看堵」,左雕青龍,右雕白虎。青龍垛構圖為蒼龍教子,大小二龍在驚濤海浪中,而大龍正乘雲注雨濟蒼生。白虎垛也以大小二虎呈現,彷彿猛虎下山,虎虎生風,母虎呵護幼虎的親情流露,背景以奇石嶙峋襯托,更顯蒼勁古拙之感。

麒麟垛

《禮記,禮運》曰:「麟鳳龜龍謂之四靈。」

《說文》裡説牠行中規中矩,性情溫順,不踩生蟲,不折草木,先民認為麒麟為吉祥獸,有迎賓送子的意義。三川殿前的壁堵有麒麟神采奕奕,回首奔馳,身軀渾圓股起,為高浮雕技法的表現。

窗櫺

大門不僅具有提供進出、採光通風、加強防禦的實用功能,各式各樣的藝術造形,富有傳統美感。

門窗大小必須符合「門公尺」的吉利尺寸。門柱邊牆或窗櫺上方會嵌入對聯或吉祥語句。

柱楚【柱礎又叫做「柱珠」或者「柱櫍」,位於柱子下方的台座】

以前的柱子多為木材,若直接接觸地面,會造成受潮而敗壞,所以柱珠最主要的功能是隔絕木柱與地面的接觸,防止柱腳因受潮而造成腐爛。隨著石柱、水泥柱的大量使用,柱珠與柱子和而為一體,其功能不復存,純粹就只是裝飾與型式上的作用了。

仁海宮的拜殿內有兩尊龍柱,柱底下有「八角柱礎」,雕工細琢,圖案變化多樣性。形式略有變化,分八角柱、圓柱……等。

十二生肖太極

太歲殿內有太極環列十二生肖的石雕作品,自北方12點鐘方向,按子為鼠、丑為牛、寅為虎、卯為兔、辰為龍、巳為蛇、午為馬、未為羊、申為猴、酉為雞、戌為狗、亥為豬排列,周而復始,活靈活現。